新闻动态
首页» 新闻动态» 新闻

北师大一带一路学院教授、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我为什么喜欢社会主义?

2021-07-12   浏览量:

分享到:

北师大一带一路学院教授、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日前在《中国日报》发表文章,分析了社会主义制度在实现更公平的财富分配和推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优势,认为中国谱写了新社会主义的篇章。文章全文如下:

 

 

几个世纪来,人们一直在争论什么样的社会政治制度最适合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根本上看,讨论的焦点集中在一国财富是如何获取的,以及所取得的财富如何在其公民中分配。

 

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苏联首先提出了公平分配国民财富的基本原则,这一原则使欠发达和边远的地区能实现合理发展。也正因为如此,中亚才能成为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受益者。

 

在上个世纪初,中亚是一片广袤、贫穷、空旷的内陆,世界大国在此争夺霸权。然而在苏联时代,这一地区发生了巨大改变。

 

我们可以把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所取得的成就与其最临近的国家阿富汗相比。虽然中亚这一多元地区尚不富裕,但其社会稳定,经济也在发展之中。没人能否认,该地区完整的文化、高效的卫生体系和可靠的社会安全网络是苏联时代的遗产。

 

然而,苏联的悲剧告诉我们,虽然经典社会主义在公平分配资源方面做得很好,但在创造财富方面存在不足。这也是苏联这样一个大国最终解体的主要原因。

 

中国谱写了新社会主义的篇章,展示了一种近乎完美的方式,通过市场经济改革来变得富足,又以社会主义原则在全国各地民众中分配资源和财富。

 

通过让先发展起来的群体去帮助弱势群体,中国战胜了贫困。近期我在考察内蒙古自治区时,又看到了这一重要成果。

 

我在欠发达的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参加了著名的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库布其沙漠位于北京西部约800公里处,地处偏远、气候干旱。在这个贫困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地区,维持体面的生活和成功地经营企业都面临着挑战。

 

总的来说,荒漠化影响着全球约 20 亿人的生活,其中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的民众。然而,此前几乎所有控制荒漠化的努力都没有成功。

 

但始于 30 年前的库布其沙漠项目成功地遏止了沙漠的蔓延。库布齐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之一,面积和以色列差不多。现在,该沙漠的三分之一已变为绿洲,占地约6000平方公里。

 

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气候变化。过去 30 年来,上述项目让库布其的人工林覆盖率增至 53%,使该地区的年降水量从 100 毫米增加到 400 多毫米,为促进生态可持续性带来了根本改变。

 

这是当前全球最成功的土地恢复项目之一,它不在沿海地区,而是位于库布其沙漠。这个独特的项目还证明,成功的荒漠化项目至少应包含三个元素——政府及当地社区的支持、技术和资本。

 

但令我赞叹的是,这个独特而复杂的项目并非由国家实施,而是由一家私人企业利用自身资源开展的。自 1988 年以来,中国民营企业亿利集团在库布其沙漠绿化项目中投资了将近 400 亿元人民币(合62.5 亿美元),用来帮助当地约 102,000 名农牧民脱贫。

 

此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多年来,亿利集团不仅斥巨资经营种植园,还大力投资研发。集团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发明了 100 多项能投入应用的技术,确保植物能在恶劣环境中生存,为推动可持续的绿色恢复助力。

 

有谁了解世界其他地区有类似规模的倡议吗?这是对社会主义根本特点的又一次直接展示——昔日的苏联也曾展现过类似特点。社会必须实现和谐发展,发展快的群体应该帮助处于弱势的地区和人群。

 

我相信“库布其模式”所取得的骄人成绩不会被束之高阁,而将为全球私营部门和政府领导人提供灵感。

 

让全球政界和商界的领袖们都去思考要如何来守护这个脆弱的世界,对抗气候变化、贫困和不平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更绿色、更公平。

 

我对中国人民的务实精神有深切感受。我相信,即将迎来的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庆典将成为回顾国家和社会发展成就的重要契机,但也许更重要的是,为国家的进一步发展制定战略路径。我衷心祝愿中国在此过程中一切顺利。

 

 

 

本文刊发于《中国日报》(China Daily), 2021-06-28
 
翻译:北师大一带一路学院 桂思思